病菌、人类与历史:我们是如何一路摸爬滚打走来
2021-02-16 21:38:16
  • 0
  • 1
  • 1

来源:赛先生

导读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新型冠状病毒肉眼可见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去公共场合戴口罩、出门在外勤洗手、生鲜冷冻食品要熟透再吃……
新冠还改变了当今世界的格局。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疫情防控不力,任内的平均支持率降到41%,成了“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黯然卸任;
英国因为新冠病毒变异,一夜之间被欧洲各国紧急封锁边境,各方拉锯了五年的脱欧意外实现;
历史上奥运会从没有推迟过,只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取消过三次,这个记录也为新冠疫情破了例……
每当又一个这样的重磅新闻出来,都引得大家惊呼:“我在见证历史!”“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接下来,让我们通过9分钟快速浏览9种改变了人类社会秩序和世界格局的传染病!

01

天花

  • 公元1世纪  天花从印度经越南传入中国
  • 公元16世纪 欧洲的天花传入美洲
  • 公元18世纪 中国的人痘法经俄罗斯、土耳其传入欧洲
  • 公元19世纪 英国人爱德华·詹纳发明的牛痘法传遍世界
  • 1980年 天花在世界范围内被消灭

18世纪的欧洲,当时英国执政的是威廉三世和玛丽二世。令威廉绝望的是,天花带走了玛丽和他们的最后一个儿子。两年后威廉三世也离世了。威廉夫妇没儿没女,王位就传给了小姨子安妮。

安妮女王生了17个孩子,但也个个短命。所以在她去世后,英国迎来了一场巨大的危机:没继承人了!大臣们跑遍各地寻找国家的传人,终于在东边的神圣罗马帝国找到了安妮的远房大表哥乔治一世。

乔治一世与安妮女王的亲缘关系隔了十万八千里

在天花的助攻下,斯图亚特王朝正式结束,开启了汉诺威王朝。

可乔治不是英国人,和大臣们的交流很成问题,更别提处理国事了。他把国家交给了内阁大臣们全权打理,自己安心当“董事长”,不问国事,深藏功与名。

从此,英国国王逐渐成了吉祥物一般的存在。内阁大臣们则真抓实干,一步步建立了英国的内阁制政体。而他们的老大,就是我们熟知的首相。

02

伤寒

  • 1750s 死于克里米亚战争的近50万士兵中,约90%都是死于伤寒、霍乱、黄热病等传染病
  • 1841年 第九任美国总统威廉·哈里森上任30天后死于伤寒
  • 1884年 罗伯特·科赫找到伤寒的病因——伤寒杆菌
  • 1906年 首次发现无症状感染者“伤寒玛丽”

1906年夏天,纽约银行家华伦的妻子、两个女儿、一个园丁相继染上了伤寒。

华伦找来了一个叫乔治·索伯的传染病专家,拜托他查清楚这件事儿。

索伯了解了华伦一家的情况,并查阅了近几年的伤寒病例资料。分析过后,索伯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巧合:以上每一个出现过疫情的地方,都聘请过一个名叫玛丽·马龙的厨娘!而且索伯还发现了玛丽的一个特点——她不爱洗手!

之后,索伯发表了一篇文章称,玛丽很可能是近期多起伤寒疫情的源头。可这里始终有个疑问:玛丽高高壮壮,气势昂扬,哪里有个伤寒病人的样子!

在经历了一番周旋之后,玛丽终于被带去医院强制隔离。在隔离医院,医生们发现玛丽的血尿粪样本中确实含有伤寒杆菌。玛丽和病菌似乎处于一种和谐共处的状态,伤寒杆菌没有使玛丽得病,玛丽的免疫系统也不攻击伤寒杆菌。

也就是说,玛丽虽然没有症状,却是病菌的携带者。

无症状感染者和病人、健康人的区别

从此,伤寒玛丽的大名广为人知。这时人们也才意识到,有无症状感染的情况存在。

03

梅毒

  • 1494年 法国入侵意大利,通过性传播,梅毒开始在各国军队里疯传。欧洲瞬间被这个病席卷。之后,伴随大航海活动的扩展,梅毒跟随欧洲船只抵达了印度、中国和日本。
  • 公元20世纪 弗莱明发现青霉素,它后来成了治疗梅毒的主要方式。

20世纪30年代,梅毒是个致死率很高的传染病。当时的美国公共卫生部门想研究未治疗的梅毒对人体的伤害,但是缺乏详细的临床数据,于是一场秘密实验开始了。

塔斯基吉是黑人聚集区,有很高的梅毒发病率,且当时美国种族主义盛行,因此将其选为实验地点。当地人知识水平低,把很多病都归为坏血病,不懂自己患了梅毒。研究人员就利用这一点隐瞒了实验目的。

研究人员将招到的志愿者分为两组,分别为由411个患有梅毒的人组成的患者组,和200个没有梅毒的人组成的对照组。

然而,研究人员并没有给予患者组成员任何治疗,只是单纯给他们点儿维生素和阿司匹林。

梅毒在人体外很难生存,研究人员也就很难在实验器皿里对其进行观察,于是这些志愿者就成了活体的细菌培养皿。甚至等志愿者死去,他们的尸体还会被解剖,用来验证之前的研究。不久后,青霉素被证实能有效治疗梅毒,研究人员依然没有给志愿者使用。这场实验持续了40年才被媒体曝光,而被曝光时,患者里只剩七十几人活着。40年里,志愿者由于不知情,还在无意间将梅毒传给了自己的伴侣和孩子。

消息一出,这种不人道的实验立马遭到了民众的强烈谴责和抗议,美国公共卫生部门也因此被迫站出来道歉。

经过这件事,公众越发重视医学伦理的规范,因此也促进了相关条例的完善,其中就包括:保护受试者的知情权和同意权。

04

艾滋病

  • 公元18世纪至19世纪 非洲部落人吃猩猩、猩猩伤人的事情时有发生。一种叫SIV(猴免疫缺陷病毒)的病毒,随着流血冲突的发生,趁机进入捕猎者的伤口
  • 1885年 欧洲强国召开西非会议瓜分非洲。欧洲的入侵、殖民为艾滋病的传播埋下了伏笔。
  • 1900年左右 SIV变异成为HIV。
  • 1960年 非洲各国反抗、独立。海地人支援非洲,因为性交易、共用针头等感染了HIV。
  • 1965年 刚果(金)爆发内战,大批支援人员陆续撤离。随着海地人的移民、各国游客的观光旅行、私人血液公司向美国出口血浆等活动的发生,HIV播散到世界。
  • 1980年10月 美国加州洛杉矶的医院陆续接收了好几个奇怪的患者,他们体内的一种免疫细胞——CD4+T细胞,明显减少,甚至几乎完全消失了。
  • 1982年 医学界将这种因免疫系统缺陷而导致的怪病正式命名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简称艾滋病(AIDS)。它的致病元凶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简称HIV。
  • 2019年 全球仍有170万人新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艾滋病从非洲传播到海地,然后流传向世界各地

艾滋病刚被发现时,医生、学者们曾错误地定下基调:“这病是对男同性恋的惩罚”“纵欲和放荡的报应”。

学校、医院、公司都出现了歧视、区别对待艾滋病患者的情况。当年,美国里根政府还缩减了研究资金,甚至压根儿不想提起这种病。

直到后来,艾滋病患者中陆续出现了静脉吸毒者、血友病患者、海地裔妈妈生出的宝宝,学界才开始正视这种怪病。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知道了病毒暴露后的紧急阻断方法,知道了鸡尾酒疗法。

可如果不纠正对疾病的过度解读,就算针对 HIV 感染已经发展出比较有效的治疗方法,这些治疗的意义也会大打折扣。生病带来的打击不仅仅是击溃健康,更大的打击是孤独,是被社会关系摒弃。

这病把发达国家折腾得够呛,贫穷落后的国家就更惨了。难以控制的疾病,无法改善的贫穷,常常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搞垮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甚至一片大陆。时至今日,艾滋病是非洲依然穷困的重要原因之一。

05

肺结核

  • 7万年前 非洲原始人中已有肺结核存在
  • 公元前4世纪 埃及已存在肺结核患者
  • 公元前2世纪 肺结核传入中国。马王堆辛追夫人,很可能就是中国最早的一批肺结核患者
  • 公元5世纪 法兰克王国国王克洛维一世发明国王摸治疗法治疗肺结核
  • 公元19世纪 美化肺结核的风潮从贵族流传到大众
  • 1881年 罗伯特·科赫发现肺结核的病原结核杆菌,并总结出了全世界通用的确认病原体的标准流程——科赫法则
  • 2020年 全球结核病报告显示,全球结核病感染人数接近20亿

19世纪末,虽然德国医生罗伯特·科赫找出了肺结核的病原体,但是工作还是要“吭哧吭哧”地往前赶,因为他当时不仅要与疾病做斗争,还肩负着为国争光的重任。巨大的压力让严谨的科赫在心态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科赫继续研究肺结核的时候发现,实验里小动物康复所需的时间不一样:首次感染的豚鼠康复所需的时间长,再次感染的豚鼠康复所需的时间短。康复速度不一样,难道是再次感染的豚鼠体内另有乾坤?后来科赫在结核杆菌的培养基里,发现了一种叫结核菌素的东西。

因为重重压力,科赫在没有足够把握的情况下匆忙向大众宣布:结核菌素(也许)能抑制结核杆菌的生长。

虽然科赫的一系列研究此时已名声在外,可这一次,不少专业人士皱起了眉头。

这次事件,一度让科赫的声誉在业内受到重创。即便如此,他的成就依旧闪耀,后人还给予他病原细菌学奠基人和开拓者的名号。1905年,科赫因发现结核杆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虽然结核菌素并不能治疗肺结核,但后来有人发现它能引起皮肤的局部反应,并借此发明了现在的PPD试验,用来辅助诊断结核病。

这些肺结核治疗手段都受益于科赫的重大发现

06

鼠疫

  • 公元541-542年 欧洲第一次鼠疫大流行,史称“查士丁尼瘟疫”。
  • 公元14世纪至18世纪末 欧洲第二次鼠疫大流行,导致2000万以上的人口死亡。
  • 公元19世纪末至20世纪 第三次鼠疫大流行,波及了亚欧美非60多个国家,死亡人数以千万计。
  • 1894年 法国医生亚历山大·耶尔森准确描述及培养出鼠疫杆菌。
  • 1910年 中国东北地区爆发鼠疫,伍连德发现这种鼠疫是通过呼吸道传播的,并称这种鼠疫为“肺鼠疫”。伍连德率领抗疫团队仅仅用了一百多天,就把整个东北的鼠疫控制住了。
  • 1943年 美国人瓦克斯曼从链霉菌中得到了链霉素,用它可以轻松杀死鼠疫杆菌。

欧洲中世纪,第二次鼠疫大暴发,导致2000万以上的人口死亡,据说死亡人数一度占到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4!由于患者皮肤会产生瘀斑,死后尸体变黑,这次鼠疫也成了历史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死病”。

这时的基督教已经主宰欧洲几百年,连国王见到教皇都必须“怂”下来。基督教不仅在民间狂收税,还推出了赎罪券等“花式”敛财服务。

教会用“赎罪券”疯狂敛财

可当鼠疫卷土重来,眼看各个阶层的人死个没完,而富得流油的教会依旧事不关己,只爱金钱。于是很多人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人们发现,这一天到晚画十字架、给教会捐款,也没啥用啊!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当年不信上帝的时候,比如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人家不照样活得挺好吗?

由此,宗教和教会陷入了信任危机,欧洲人开始把对上帝的关注转移到自己身上:比如以鼠疫为背景创作的小说集《十日谈》,嘲笑教会的黑暗,歌颂了人类的爱情。

当时欧洲商品经济不断发展,也促使大家更加重视人的生存状态。之后,出于对人的关注,欧洲各界持续创造了各种伟大的作品,引发了文艺复兴的思潮!

教会的权威就这样落下了神坛,欧洲开始迸发出别样的活力。

07

埃博拉

  • 1976年 在非洲的扎伊尔北部埃博拉河畔,一种未知病菌造成了一场惨烈的瘟疫,后来用发现地的名字将它命名为“埃博拉病毒”。
  • 2014年 西非暴发了一次重大埃博拉疫情。9月,国际社会开始向西非提供援助。为了遏制疫情,世卫组织采取了严密的接触者追踪和严格隔离方式。
  • 2016年 世界卫生组织确认此次疫情结束。在这场疫情中,埃博拉病毒一共波及5个国家,引发了将近29000例感染,其中有11300人死亡。

在处理埃博拉疫情的过程中,世界卫生组织渐渐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流程:

实验室检测,找出病原体→动物实验,了解传播方式→实地调研,切断传播途径→野外考察,找出病毒的自然宿主。

世卫组织的防疫流程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国家遵循的就是这套流程。

尽管在过去50年里,世界卫生组织在不断优化防疫流程,但在流程执行初期还是有很多人不理解。

但事实上,流程中的每一步背后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封城是为了防止病毒大规模扩散。戴口罩是为了加强公民的自我保护能力。也正是因为我们遵循了这套科学流程,我们才能在短期内控制住疫情。

经过40年不屈不挠的努力,调研人员终于在一种“神出鬼没”的生物身上找到了埃博拉自然宿主的重要线索!

这种生物就是果蝠。研究人员在果蝠身上发现了埃博拉病毒抗体,进一步说明它就是埃博拉的自然宿主。除此之外,调查人员还在它身上发现了其他致命病毒,如马尔堡病毒。

08

流感

  • 1917年 流感在美军新兵训练营中盛行。
  • 1918年 流感病毒随“一战”传入各国军队中,造成约5000万到1亿人死亡,史称“西班牙大流感”。

1919年1月18日,巴黎和会上,各国代表就德国赔偿问题产生了激烈的争执。

以法国总理克里孟梭为首的强硬派认为:应该严惩德国,向他们重重索赔。

以美国总统威尔逊为代表的温和派认为:让德国赔得太狠,不利于欧洲的长久稳定。

在会议期间,威尔逊还提出了十四点和平原则,希望建立欧洲的和谐大联盟,从而促进地区及世界和平。但以法国为代表的强硬派不认同。

两方就这么僵持着,直到威尔逊本人感染了流感病毒。据威尔逊的私人医生格雷森说,总统突发高烧,呕吐、全身剧痛,还一度出现幻觉。

和会后半程,被病毒折磨的威尔逊已经无力争执,稀里糊涂地同意了法国的意见,在条款上签了字。会上签的,就是著名的《凡尔赛和约》。

到这儿为止,“一战”正式告一段落。《凡尔赛和约》把“一战”的责任几乎全部推给了德国,让这个昔日的大帝国赔得底裤都不剩:德国必须交出海外殖民地,还要赔偿50亿美元。由于赔偿数额巨大,不仅这一代德国人要赔,连与战争无关的下一代,也要接着赔。

就这样,《凡尔赛和约》把德国推进了深渊,直接导致了德国民粹主义的兴起,最终导致二战加速爆发。

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09

霍乱

  • 公元17世纪 霍乱从印度传入英国。
  • 公元19世纪 英国医生约翰·斯诺发现霍乱的传播媒介是水。
  • 1884年 罗伯特·科赫发现霍乱弧菌。

19世纪,欧洲爆发霍乱,一开始,人们猜测这病是因为空气不干净传播开的,连当时的维多利亚女王都支持这个观点。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恐惧在膨胀,焦虑在蔓延。英国医生约翰·斯诺英勇地站了出来。

斯诺把霍乱患者的住址标在地图上,然后发现,疫情集中在一个叫宽街的地方。宽街附近有个公用水泵,伦敦暴发的疫情似乎都跟这个泵有关。他发现:谁喝了这里泵出的水,谁就会得病;没喝的,都活得好好的。

约翰·斯诺用统计学和点地图的方法找出了霍乱的源头

根据这个现象,斯诺推断:霍乱的蔓延,根本不怪空气。随后,政府封锁了这处水泵。果然,疫情立马被控制住。

斯诺运用统计学和点地图的方法,确认了霍乱的传播媒介是水。这也是现在调查疫情的主要方式之一。

斯诺调查疫情这事儿的真正意义不仅于此,它更让英国人意识到卫生的重要性。

当时的欧洲,热热闹闹地在搞工业革命,也掀起了一阵农民工进城务工的狂潮。大城市爆增了一波人口,打工人却深陷穷-忙-脏-病-死的旋涡,不能自拔。随着霍乱等传染病的暴发,终于,大家开始重视公共卫生了!

经过长期的扯皮与坚持,英国政府通过了有关公共卫生的法案,也成了最早建成健全的公共卫生系统的国家。

注:以上图文内容整理自《超级大脑在想啥?漫画病菌、人类与历史》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