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今年的流行语一整个大无语 
2021-12-05 07:58:54
  • 0
  • 0
  • 0

来源: 指听 Vista看天下

当代语言艺术家们,最近一定很寂寞。

距离“一整个爱住”文学过气已经半个月了,可新的流派还没被发明出来。

还记得当初这个流派给我的震撼——夸新衣服不说好看,“咱就是说,这件衣服,一整个给我仙住了”;

夸邻居家的猫不说可爱,“一整个就是说,被瞬间治愈到了的这么一个状态。”

作为始终跟不上潮流的“老年人”,看到它在网上迅速出现后又迅速消失,我的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耳根子终于清净了,另一方面又有点怅然若失。

已经数不清这是今年第几个新兴的互联网文学流派了,相同的是我每次都是一脸困惑地点进去,再一脸痛苦地出来。

除了他们说话时的唾沫和打字时的手指头之外,只想感慨:“这世界变化快,我真的学不来。”

如果要给2021年做个总结,那么“互联网文坛元年”绝对是标签之一。

流行梗的草莽时代已经 过去,假如你只会在句子里随机插入“拿来吧你”“曹县666”,已经要被电子文坛开除了。

“无语文学”“丫头文学”“膨胀文学”……正在狠狠地接管你我的生活。

炉火纯青地说出一整套句式,才算是文豪的初级阶段。

去年11月,凡尔赛文学以无比privilege的身姿横空出世,打响了互联网文学进化之路的第一枪。

凡尔赛文学范文之一。

而如今,星星之火已然燎原。

前阵子马东在某个综艺上说,“跟不上网络用语,不是老年人的核心困扰”。

妈妈们显然比我智慧多了。因为试图学习互联网文学,已经成为了我的困扰。

之所以醒悟这件事,还要从开头提到的“大无语文学”说起。

作为社交圈里公认的2G冲浪人士,我在隔三岔五蹦出一套新兴词汇的朋友们面前,常常感到格格不入。

那天我花了半个小时,研究当代语言艺术家们的最新作品。

结果咱就是说,是被狠狠纠正了的一个状态。

“一整个大无语”,作为当代语言艺术的初级公式,看似简洁易懂。

但实则高深莫测,任何微小的差别都会导致语义的偏差。

“中文语序不影响阅读”是属于旧时代的规则,无法适用在电子文坛领域。

比如——“一整个”是互联网文学,而“整一个”就变成了东北文学。

“咱哥俩整一个。”

太累了,一整个是 累拉了的大动作。

我万万想不到,毕业多年后我居然要再次重修语法课。

不是为了高考英语多得上几分,只是为了在上网冲浪时少走一点弯路。

互联网文学们,不要跟我耍这些小把戏,现在我只想狠狠把你给办了。

如今网上已经有不少关于互联网文学的教学。

而“大无语文学”,堪称流行语界的黄金课程。

“家人们”“咱就是说”……在组合语法上稍有偏差,很容易就沦为含义不明的普通口头禅。

也就丧失了它作为流行语文学的精妙。

比如我们来看一道改错题——“这整个就是被大安排的动作”, 错在哪里?

“知识点,‘就是’在实际应用中要放在语句的前置,相当于英语句子中的‘the’。”

@精致太郎

而“大”作为一个形容词,只能跟在名词后面。

“是‘被安排的大动作’,而不是‘大安排的动作’。后者显得你对这个安排很不满,属于一种比较低情商的发言。”

当然,我估计大多数人像我一样,压根就没听懂。

但也没关系,毕竟语言教学的宗旨就是搞不懂句子成分的时候,也可以靠死记硬背拿到几分。

“你只要记住,‘这就是一整个xxx的大动作’是个固定搭配。”

至于什么是固定搭配呢?意思就是它的搭配要固定。

哦不好意思,废话文学老师乱入了。

除了初级班,还有进阶班。

比如上半年爆火的“privilege文学”,就因为其极高的造句自由度,引发了网友们的学习热情。

句式其实很简单,只要在正常的叙述前面加上“既然提到privilege”,结尾加上“我的高傲尽数体现”。

难点在于对例子的合理运用,以及对词汇细节的雕琢和取舍。

比如想要不露声色地炫富,不能直接说“我在市中心有房”。

要选用“天天走路十分钟到公司”这种细节,既凸显了深厚的财力,也暗示了生活的悠闲。

但又不能太过隐晦,不然反而会被 误解为鼠目寸光。

“带薪刷微博算什么privilege?哦失敬,原来是老板本人。”

“宝,你怒斥我的样子那么掷地有声,我真是太喜欢啦。”

互联网文学正在超越语言本身的范畴,逐渐统治人类的智识。

具体体现为,你说什么样的话,就会暂时变成什么样的人。

就像《降临》的女主角原本是学习一门外语,结果学着学着就能预见未来了。

好家伙,我直接一个好家伙。

“好烦啊,家里的别墅太大,连收快递都不知道怎么跟小哥报门牌号。”

隔着屏幕,都能闻到8000平米豪宅中那股属于凡尔赛玫瑰的芬芳。

“咱们就是说,我对你属于什么,王八看绿豆的一整个,般配住的状态。”

真的家人们,兰花指已经在胸口蠢蠢欲动,随时准备来一个大动作。

@OhmyLady花花

“上次看到这么好的文章还是上次,怪不得说能力越大,能力就越大。”

没得说,互联网鲁迅的形象已经稳了。

尽管大多数互联网文学,都是以文字的形式在网上广泛传播的。

却意外地产生了通感的效果,堪称是21世纪的语言学奇迹。

不得不说,电子文坛的发展是飞速的。

仅仅一年时间,就已经进化到了由点及面的高级状态。

纷纷形成了自成一派的话语体系,而且每个流派都能无缝衔接到日常生活。

“占领你大脑的是我,怎么,不满意?”

当我面对互联网文学。

比如最为经济适用的废话文学,能流畅地被应用于各种场合。

我怀疑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它迟早会变成世界上第5652种语言。

面试时大脑一片空白?没关系,废话公式解救你冷场的尴尬。

“针对于您提到的某某问题,确实是我在前期工作中遇到的很重要的问题。我工作时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应当如何解决。”

@季老师讲求职

过年回家遇到爱打听的亲戚?不要怕。

只要你准确掌握重复的艺术,就能实现回答但又没完全回答的效果。

“你工作赚得多不多?”“能赚多少就赚多少呗。”

“小李都有两处房产了啊?那可比一套房产还多一套呢。”

@不是丹妮

有时候,不同文学流派之间还能进行杂糅。

比如废话文学和大厂黑话放在一块,能起到1+1大于2的效果。

“我们要提升APP的用户体验,用户体验好了,用户就用的更好了。”

上次听到这么让人失去耐心的话,还是在上次。

@互联网臧老师

两个截然不同的语态碰撞在一起,还能有意外惊喜。

就比如丫头文学+卑微文学,完美适用于职场上跟甲方的交流。

“宝,你扔掉我策划的样子好性感。但是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别让自己后悔,给我一稿过。”

这种若即若离、纠结难当的感觉,非互联网文学所不能及也。

说到这里,我终于懂了。

并非人类创造了互联网文学,而是电子文坛之神正在进行文明改造。

这些语态就像复制错误的DNA,原本只是小范围存在;

但在网友、博主们的不断重复中,每一个都迅速蔓延到了全网。

从凡尔赛文学、丫头文学,到privilege文学到废话文学,传播路径都是一样的。

因为某个沙雕或热点事件,引发全网的吐槽。

开始是网友自发玩梗,但发酵到一定程度之后,专业人士纷纷下场。

丫头文学火了,于是每一个文字博主都在刷屏“头像是我不满意”;

废话文学火了,短视频平台上的第一热评绝对是“听君一席话入听一席话”。

看到生活博主“绝绝子yyds”不离口,开始还觉得这人怎么不能好好说话?

最后发现离了它已经不会说话,这才真是救命笑死我人没了。

以流量为动力,不同流派来了又去,交替支配人们的词库;

终于诞生出了“大无语文学”这种怪物——既没有具体的事情为依托,也没有实际含义。

如果说privilege文学是在讽刺炫耀者,哥哥文学是在讽刺“绿茶”;

那么大无语文学才是真正做到了万物不是我,万物又皆是我。

“咱就是说”“一整个xx的状态”,可以用在任何表达上。

甚至降低了博主们二次创作的门槛。

之前的流派还要绞尽脑汁想段子,试图从同样的流行语中挖掘出不同的笑点。

而大无语文学,只要在视频里重复“咱就是说” “狠狠爱住”,配上手舞足蹈的动作,就能轻松收获百万点赞。

在到处都是它的那段时间,我甚至怀疑再过10年这种语态说不定已经成为了人类官方语言。

就连新闻主播在播报天气新闻的时候,都会变成“咱就是说,全国各地的秋天,给我一个大消失的一个动作!”

@顿珠

结果它不过跟之前的那些互联网文学一样,都只是一阵风。

榨干为数不多的剩余价值之后,博主们就纷纷散去追寻下一个流量密码。

唯一受伤的大概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根本搞不懂“咱就是说”到底哪里好笑。

却莫名其妙被这些废话包围了半个月,5秒钟能听懂的事情硬是要浪费掉1分钟。

而如今,我也庆幸于这套“大无语文学”已经过气。

尽管下一个流派就在路上,但至少能在铺天盖地的废话之间获得喘息。

当大家都开始对“狠狠爱住”感到厌倦,我只是一个早知道的眼神,高傲就已经尽数体现。

反正上次看不懂某个全网热梗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上次。

·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真的求求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