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科技大同世界,尼葛洛庞帝的故事
2015-11-17 09:47:22
  • 0
  • 0
  • 0

作者:承哲

来源:百度百家

在写《数字化生存》时的尼葛洛庞帝不会想到,十九年后的今天当有人再次问起他是否还愿意为互联网再次写书时,他会坚决的给出否定的回答。译者兼北大教授胡泳在本次活动演讲的结束语中说道

“按照今天眼光来看,不得不承认,尽管有很多洞见,但是《数字化生存》的内容已经很陈旧了,或者从互联网之间来讲的话,大将可以视为100年前老古董了,所以我们可以理解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你写了一封情书,你不想再写情书第二遍。”

从预言到实现的这十九年间,尼葛洛庞帝看着自己的预言一点一点实现的过程中做了些什么?又有了怎样的新想法?本次我想从他讲出的故事中寻找答案。

从疯狂到常识永远需要一个过程

1)孤独的前瞻者

在八十年末,也就是十几年前,在伦敦曾经召开过一个互联网的峰会,出席者寥寥只有数十人,这些人都是互联网的先驱元老,TCP/IP等一系列机制都是他们这群人做出来的事情,可以说,互联网的整个技术地基就是他们建立起来的。

虽然这些人是互联网的先驱,但是在思想上却没有尼葛洛庞帝来的前卫。他们预计到,未来的互联网会进入家家户户,在2000年的时候将会有几千万的人接入互联网,最激进的估计是八千万。而尼葛洛庞帝则说,会有十亿人,当时他们就觉得尼葛洛庞帝是个喜欢妄想的家伙,他们说“尼葛洛庞帝,你太极端了,你又在这样了。”在争吵中愤然离去。而尼葛洛庞帝则在他们临走前甩下一句话,“你们就等着看吧!”。

到了2000年底,互联网用户接近十亿。

2)关于转基因

这或许又是一个极其敏感而又复杂的问题,尼葛洛庞帝说自己的这些言论很可能又要被说成极端分子,不过还是要冒着风险坚持说一些事情。

他说道:

“在通常情况下,我们都认为转基因食品不好,而非转基因食品更健康,大家都在避免食用转基因的食品。但是在未来,养活大多数人的食物,必然都是转基因的,我们应该比自然做的更好,就算做的不好,我们也至少应该做正确的事情。我在以色列演讲到关于转基因食品时,他们也都觉得我疯了。”

我是这么看待尼葛洛庞帝的意思,我们对于新技术永远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恐惧是祖先留给我们保证我们活下去的保证,但是这种恐惧有时候也可能会障碍到我们去理性的对待一些事物,转基因应当被科学界更细心的去研究,我们需要制造出安全的转基因食品。

互联网带来的观念之变

1)不想拥有车的年轻人,互联网共享经济雏形

尼葛洛庞帝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最近他的新媒体的老师上了一次课,在这个课里面,老师问这50个同学“他问你们有多少人愿意拥有一辆汽车?”。结果居然没有人举手,没有人愿意要!

在尼葛洛庞帝这个年纪的时候,是十分渴望拥有一部自己的汽车的,拥有汽车代表拥有自有与社会地位,不同的是,现在新的年轻人已经完全不再想要了,他们说去哪儿父母会带着,或者自己有去的各种办法,不需要拥有一部自己的车。这引发了尼葛洛庞帝的思考,关于互联网带来的共享经济,对一整代人在思维模式上的深刻影响。

我们这代的年轻人对私有的观念并没有任何淡化,只是在界定私有与公有的这条界限上,越来越向公有退让,我们需要更多的是能够彰显自己的独特个性的私有物,而那些能够用公共劳力取代的事物没有必要拥有。

这或许可以理解为一种互联网共产主义,我们对公有的概念正在从虚拟进化到实体。尼葛洛庞帝也同样谈到了空置房的利用,或许在未来,这些空置房会被充分利用起来,我们拭目以待。

在这里我的理解是,互联网并非让我们越来越丧失自我,而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实现自我,将一切可外包的外包出去,回想十几年前,所有著名互联网企业,腾讯,新浪,网易,盛大等等都需要依靠和电信的种种关系才能生存,因为没有服务器需要电信的服务器才能创业。但是如今则完全不同,任何想要创业的公司可以随意的选择各种云服务器进行后台的搭建创业,百度云,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盛大云,新浪云......

普通创业公司不再需要搭建自己的服务器,直接外包给这些供应商就行了。这种案例还有好多,比如网盘云存储,优酷视频,在线音乐等等,用户只需要随时调取即可,无需存储在自己的硬盘当中。而这些,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一代人对于自己所需要的东西的边界。

互联网共享经济的雏形已经出现。

2)更加渴望刺激年轻人

谈完汽车后,尼葛洛庞帝接着谈到了年轻人对于郊区看法的改变,在他们那代人上班的时候,他们更喜欢把居住地址选择郊外,每日开车去上班,原因在于他们想要逃离城市,因为城市太脏太乱,有太多的问题,但是到了他们这一代,就不愿意把居住地址选在郊外,因为他们觉得郊外很无聊,实在太没意思,没有娱乐活动,不能随时聚会,还需要开车非常麻烦。尼葛洛庞帝认为这是由于数字化自动化引起的,这些在之前都没有发生过,这代人的变化非常巨大。从郊区开车去城市上班这样的生活,会在这群年轻人这一代逐步终结。

我对此的理解是,从话联网的文化角度来说,互联网加强了我们的连接,同时也加强了我们对感官刺激的要求,我们这代人的大脑的反射弧比上一代人更加敏锐,我们需要更快的获取多巴胺的释放。

我们对刺激陷入一种无限渴望的状态,发布照片到朋友圈,看到评论很点赞,马上就会点过去查看,我们也会不断通过朋友圈,微博去刷新去寻找更新更刺激的事物。而国外与之对应的则是,真人社交的facebook,无限短信息流的twitter,图片瀑布流pinterest,图片社交的instagram,阅后即焚的Snapchat,无限新鲜视频的youtube......

就从这点来说,年轻人会越来越向城市聚拢,因为只有在城市他们才能获取到大量新鲜的刺激性的事物,并将自己发现的新鲜事物立即通过手机向网上的好友传播。

立即,马上,更快。其实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一样,只不过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能够捕获的更多,或许我们要承受住这样的信息冲击需要一段适应时间吧。

科技,应让世界大同

1)会黑客攻击的埃塞俄比亚儿童

尼葛洛庞帝和他的“一个孩子一台电脑”的公益团队做了个非常有趣的实验,他们打包了一堆装满各种儿童应用的平板电脑带到埃塞俄比亚的两个村庄,教会了成年人如何利用他们给的太阳能电池给平板充电,然后离去。

一周后回到这里,他们发现在这两个村落的每一个孩子都会使用高达50个应用。

两周后回到这里,孩子们可以开始唱ABCD歌曲,并且已经学会了英文拼写。

四个月后再次回到这里,这些孩子居然利用平板电脑开始进行黑客攻击了!

这让团队非常兴奋,他们所相信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这让我想起2013年的TED大奖得主米特拉和他的团队曾经在印度新德里的贫民窟墙边挖了一个洞,安装了一台联网的电脑,用了一个隐藏的摄像头监视这里。他们发现了孩子们在玩电脑,学电脑,并交给彼此,他们通过互联网自学了大量的知识。随后他们开始在印度建立“云”教育,让贫穷的孩子能够通过互联网自学,平等的获得知识,他的真诚与实践终于获得回报,并赢得TED最终大奖,这些奖金将继续用于他的“云”教育计划。

两位大师的行为都让我非常感动,科技一方面,拉开了数字鸿沟,但是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又在填平这样的一种鸿沟,而让这些鸿沟填平的就是这些真正有情怀的人。六年之内,尼葛洛庞帝团队已经分发出去了三千多万台电脑。

这让我感受到了真正的大师们的情怀,相较于一个虚幻不定的未来,我们更需要在当下去做一些改变世界的事情。著名教育学家杜威曾说,看一个国家未来怎么样,就看这个国家的教育。

而尼葛洛庞帝就在努力改变非洲的教育状况,为他们的未来买单。

2)擦拭最后的物理边界

本次演讲的主题是下一个十亿互联网有用户在哪里?尼葛洛庞帝更多的视线并非投向未来,而是投向了那些没有联网的地方,如何将这些尚未数字化的地方进行数字化,也就是让更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地区联网。

尼葛洛庞帝希望从两个方面延展,一是从教育,从儿童普及平板电脑开始。第二是区域联网,让更多的人能够上网。前面已经讲过了非洲儿童平板电脑计划,而接下来便是区域联网的计划。尼葛洛庞帝团队正在使用同步轨道卫星,让一亿的农村人口连接上网络,更平等的获取信息。

胡泳质疑道:“就算可以连接,但是无法保证所有人愿意进入互联网,他们的思想观念停滞不前,如何解决在思想上的数字鸿沟?”尼葛洛庞帝回答道“我们无法保证所有人上网,但是这是第一步,第一步是基础设施,第二步是让人们免费上网,第三步是让孩子用起来。如果第一步无法保证那么后面也不可能实现。”   

对于这点,我感受到的是一种年轻人与老者智慧的区别,年轻的时候我们想的最多的是立竿见影的结果,而老人的智慧不在于如何解决当下无法解决的问题,而是全心全意的付出,将一颗饱满的种子投下,等待在后世的开花结果,他所有的自信在于人世的洞察。

结语:尼葛洛庞帝已经71岁高龄,在我们的语境里他已是古稀之年,这次的演讲让我感受到更多的不是他对未来的憧憬和想象,更多感受到的是他一种对这个世界所负有的责任,用技术去填平原本被技术拉开的数字鸿沟,实现新教伦理中的关于在世的意义。

是的,尼葛洛庞帝种下的种子依然要在未来才能看到结果,他依然是一个把自己贡献给未来的人,他只是换了一种对未来写情书的方式,只是这一次,不知道是否能在有生之年收到回信,但这实现的过程中,他已经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所以质疑与喧哗都变得无足轻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