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主持人穆熙妍:台湾学生运动我个人的看法
2014-03-20 16:35:29
  • 0
  • 0
  • 10

原标题:是人,不是地方。是品格,不是種族。

作者:穆熙妍

这几天因为台湾的一项学生运动,网上沸沸扬扬。


我从不觉得任何人有义务公开自己的信仰/宗教/性向/政治理念,表态是个人选择,不分享也是应该。而对於这个议题我尚未研究透彻,所以还不适合发表意见。但有粉丝在底下圈我出来,看到下面一片掐架,就很无奈。事实上每次看到拿地方说事的,我都非常不好受。


「最讨厌XX人了,以前...」「我们不欢迎XX来的人,滚出OO!」「XX人都是这样,个个...」大家都喜欢贴标签丶画框框,把人用地方或种族来分,通通骂一遍之後解气了,关掉电脑手机继续吃吃喝喝,留下了不负责任而偏颇的文字,永远留在网路上伤害别人,嘲笑着自己的无知与狭隘。


真的吗?真的是「全部」吗?真的是「个个」吗?真的是「都」?


哪里都有好人坏人,所谓人以群分,这个「群」我觉得并不是以地方来定义的。


我曾在加州的某水族馆与一个高壮的白人吵起来,因为他不断地用闪光灯在挂着禁止拍照的地方对着水母和鱼乱拍,但我不觉得美国人都是粗鲁不文不爱动物的民族。事实上我个人认识最致力於动保的就是一位美国人。我曾在米兰车站差点被扒,失手的小偷还比我凶,但我更记得曾在当地的小酒馆,和一个胖胖的意大利老板聊得非常愉快。他还开心地给我看他的酒窖,还有他漂亮太太与女儿的照片。台湾固然与富有人情味着称,还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和事,让我每天看新闻都破口大骂。韩国运动员的一些行为,在他们的训练中可能是正常的,也是让我气愤。但这不影响我和韩国朋友的友情,我也不会背着他们在任何平台上骂韩国人,因为我觉得这样会愧对我的朋友。


是人,不是地方。是品格,不是种族。


开地图炮不但没有意义,只会让你的视野与人生更狭窄。我们都知道井底之蛙不好,但往往都忘记了。因为网路发言不用负责,因为骂人很容易,因为出气很重要,因为没有人会知道。


怎麽不会知道呢?你自己就知道呀!难道人要过的不就是自己那关吗?


上次有朋友分享坐出租车和司机吵架的坏经验,让我想起多年前到上海旅行的事。当时朋友们白天要忙,我自己想出去逛逛,大家想我可能就是购物中心走走,没想到我在路边拦了一台出租车,跳上去和师傅说我要去大观园。师傅是一位大叔,知道我从台湾来很开心,一路上和我聊天,问我台湾的状况,也当起了导游介绍上海。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去,但觉得他兴致勃勃也很温暖。我根本对路程没有概念,开了很久经过一个关口,我才知道原来台湾人要出示台胞证,而我没有带在身上。正想着是不是要打道回府了,师傅在一旁开口「帮个忙啊!人家就一小姑娘,能怎麽呢?她是台湾来的嘛!是同胞!」当时我觉得很感动(好吧也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被叫做小姑娘了)。


後来我居然被顺利放行,正在感叹真有人情味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朋友关心我逛到哪去,买了什麽。我告知人在高速公路上,正要往大观园去。对方惊问是谁的车?大观园是什麽地方?在哪里?我据实以告,听得出对方已经要崩溃,在我不断保证小姑娘我人高马大安全无虞之下,才勉强同意我继续逛,但要给他们车号,并每30分钟报平安一次。


到了大观园,师傅和我说,「小姑娘,这里不好叫车,我就在这儿等妳啊!」


当时是盛夏,大叔把车子停在树荫下,我买了两瓶冰水,给他一瓶後就进去了。


我逛完後出来,师傅问我觉得如何,我微笑回答还好(真对不起)。他哈哈大笑,问我接下来想去哪里。我已热得两眼昏花,他给了我一些建议,於是我们决定去周庄。记得又开了一阵,路上经过一条两旁都是大树的绿荫小道,阳光细密地从叶缝中洒下来,树影快速地从车窗刷过,大叔幽默地说「这是风景路线!」


周庄游客非常多,一路上师傅比我还紧张,叮嘱我别被骗了,买XX就去哪家,XX好吃可以带点给朋友,路上千万别搭理陌生人。要下车的时候他说,


「小姑娘,这里人多,妳要小心钱包。我的车就在这,妳不认得没关系,认我这件衣服!」


我点点头,他又想到什麽,飞快地写了一张字条塞给我,


「上面是我的电话号码,妳万一出来找不到我别急,打电话!」


我急忙和师傅说,


「我会进去两个小时左右,师傅您别乾等,就在附近绕绕载几个客人什麽的。我们两小时後见!」


大叔笑了,「行!我知道,妳放心,自己小心点就成了。」


周庄非常美丽,也很凉爽宜人。我在里面走走绕绕,不过因为不是喜欢买纪念品的人,所以没买什麽。等到两小时之後,我走到约定的地方,还买了一些吃的。一走出来,人好像比之前更多,不要说那位大叔的衣服我不记得了,车号也都忘记。但我站在原地10秒,就认出了那位出租车师傅。


大叔在远处,站在车子旁边焦急地张望。一看到是我,马上原地跳跃,用非常夸张的丶像是漂流在荒岛三个月终於看到救援那样的方式挥手。


他钻进车子里开过来,我上车後问他,刚刚那两小时他有没有做成生意。他说,


「做什麽生意啊!小姑娘妳不知道,这地方太难叫车啦!游客多啊!车子一开我怕妳改变主意要出来,找我找不到,我就一直在这儿等!」


我愣了一下,心里很多感觉,一下说不上来。以至於手里拿的冰棒,都融化了一半才记得给他。我们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往回去的路上开。冷气很凉,半途中我还睡着了。


哪里都可能碰到不顺眼的人,发生不愉快的事。但一定也会遇见美好,只要你能有开放宽容的心态。


以後每次看到不同地方的人互相掐架,我就会想起那年夏天,远远地向我猛挥手,满脸是汗的出租车师傅。


是人,不是地方。是品格,不是种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