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8位中国乘客失联前生活印迹 家属期待奇迹
2014-03-09 13:39:16
  • 0
  • 0
  • 0


 26岁的岳文超在英国留学,此次是去马来西亚看女友,3月7日晚上11点,他将要与女朋友分别,在朋友圈里拍下她笑着的照片。


26岁的岳文超在英国留学,此次是去马来西亚看女友,3月7日晚上11点,他将要与女朋友分别,在朋友圈里拍下她笑着的照片。


媒体记录28位中国乘客失联前生活印迹(图)


一位女士向媒体展示她失踪朋友的驾照,她朋友和母亲都在飞机上,希望媒体公布她的中文名,让其他家属知道。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3月4日 焦微微在朋友圈晒出和儿子一起玩耍的照片,两岁的儿子穿着蓝绿相间的半袖体恤,在沙滩上很开心。焦微微在图片上写上“gift”的英文,在她心里,儿子是上苍给她最好的礼物。


3月4日 焦微微在朋友圈晒出和儿子一起玩耍的照片,两岁的儿子穿着蓝绿相间的半袖体恤,在沙滩上很开心。焦微微在图片上写上“gift”的英文,在她心里,儿子是上苍给她最好的礼物。

他们因为一架飞机的消失而成为失联者。

这个古怪的名词,加在这些普通的乘客身上,让人觉得他们的生活被撕裂了,被抛出了原来的轨迹。

他们成了被登出来的一个一个的名字。

我们寻找他们的故事,还原在上飞机之前,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

对这些失联者来说,我们希望他们早一点回到亲人身边,回到他们的人生里,继续他们的喜怒哀乐。

全中国都在等待着一架飞机的消息。

载有239人的MH370航班消失了。

韩晶的姐姐就在MH370上。

她一直守在丽都饭店,甚至连厕所都不敢去。“我就这么守着,也许我的虔诚能感动上天,就有消息了,就有奇迹了”。

刘如生一生都相信奇迹。

他经常随身带着一方印。“上苍厚我”。他说,因为上苍厚爱,才会有幸福晚年。

他的朋友们期待他回来。再用他惯有的方式,去描述这死里逃生的经历,带给他的人生更豁达和开朗。

大家都在等待,他们和MH370一起回来。

一家人

胡偲婠,三周岁。

她和妈妈张娜,爸爸胡效宁一起出现在MH370航班的乘客名单上。

她的一个朋友出事之后,在微博里说,“你们答应我的,一定要回来”。

张娜的博客和微博里几乎所有的都和她的女儿有关。她回忆生女儿时的经历,起的标题是“儿奔生,娘奔死”。听起来惨烈,她的文字却充满着用疼痛迎接女儿降生的骄傲。

她在博客里说,“妈妈告诉你名字的含义:”偲——多才,婠——体态美好,现在知道爸爸妈妈对你的期望了吧。”

胡偲婠小名叫盼盼,她在微博里有时也戏谑地叫她盼妞,或者我的大宝贝。

在微博里,她时不时地向胡效宁撒娇。

“爸爸,盼盼有你真幸福”。“你注定一辈子在我们母女手上,那就让我们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

微博图片里,他们轮流抱着盼盼,对着镜头微笑。

还有个更小的孩子,王墨恒。他还不到两周岁。陪在他身边的,有爸爸王睿,妈妈焦微微,以及外公外婆。王睿的清华同学不愿多谈。他们昨晚去机场接王睿的父母。

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两个老人。

同样是一家人的还有三名印度乘客,姓Kolekar。

近60岁的父母亲和他们21岁的儿子。在机场等待的是哥哥。他在中国工作,妻子和他一起住在北京。

哥哥说,一家人来看他,前一晚还发消息说,他们安全到达马来西亚机场。

他按照飞机着陆的时间到了机场,但没看到家人。因为不通中文,这位印度人和他的妻子得不到最新的消息。休息室的家属不时聚集到一起,每当人群聚集时,他们会询问周围懂得英语的家属,发生了什么,没有听到找到飞机的消息,他们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妻子挽着丈夫的胳膊,头靠在上面,默默等待。

画家们

刘如生77岁了。

他最常用的一方印章叫“上苍厚我”。

他曾经在文章里写道,曾有六次与死亡擦肩的经历。从抗日战争年代他刚出生后不久的奄奄一息,到少年时代游泳江心遇险,再到后来的几次心脏病发作。

他说,“几次死里逃生,使我更珍惜生命,更热爱生活,更豁达,更超脱”。

这一次,不知道那方印是否带在身上。

和他在一起的,是中国画家组成的艺术代表团。几天前,这个艺术团赴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参加“中国梦·丹青颂”书画交流笔会,团里24位画家来自北京、上海、山东、江苏、四川、新疆等地。

昨天下午,中国书法艺术家协会主席马永安表示,目前确认有13名中书协会员在失联飞机乘客名单上。但他表示,24人代表团中的其他人员是否在乘客名单上还不能确定,“因为没有全部(24人)名单。”

能确认的是,刘如生和老伴鲍媛华在一起。失联名单中也有鲍媛华的名字。

有认识夫妻俩的人说,刘如生和鲍媛华感情深厚,很多场合都在一起。

鲍媛华小刘如生14岁,曾任南京市社会与科技统计处处长。“她是我的贤内助。”刘如生在他回忆录中说道。朋友们常戏称:“你把处长当司机,又把太太当小秘。”

刘如生热爱旅游,曾多次表示要在有生之年多出国看看,几乎每次都会带上这位已退休的处长妻子。

听到飞机失联,他的老上司朱道平难过而震惊。刘如生在南京书法界颇得众望,2007年,刘的墨宝曾作为官方礼物,被南京市政府带往台北送给连战。

他的印象里,出身剧团的刘如生性格开朗,身体也好。每次“老家伙们”出国旅游,他总会自愿做服务人员,拍照录像,买当地纪念品分发,给大家拍合照。

朱道平觉得,按刘如生的性格,在马来西亚期间,他一定还会是最热心拍照录像的那个,只是这些照片可能无法和朋友们分享了。

戴乔其则用自己昨天写的一幅字祭奠老朋友,“缘起珍惜,缘落留香”。

同样也是这个团里的还有一对夫妻。湖南画家张四明和老伴苏强国。侄女张萌(化名)在机场等伯父和伯母的消息。

她说,小时候常去伯父伯母家玩。印象中,老两口形影不离,非常相爱,而在此次MH370乘客的名单中,张四明和老伴的名字之间,相隔了48人。

异乡打工者

河北定州的薛亚莲想着终于能见到丈夫王永辉了。

3月6日,王永辉打来越洋电话,“他说他要回来了,公司在新加坡没活儿了。”

一年前,王永辉和老家的七八个人通过劳务公司前往新加坡打工,建筑行业,每月八九千块钱,包住不包吃。

电话里,王永辉除了告诉妻子回来搭乘的航班和到达时间外,还询问妻子要不要带啥东西。薛亚莲觉得,家里除了他,啥也不缺。

这通电话成了薛亚莲和丈夫最后的双向沟通,3月7日21时45分,丈夫登机前的几个小时,她在QQ上问他在哪,他没回话,“可能忙着登机呢。”薛亚莲猜测。

昨日下午3时许,在等候消息的慌乱中,薛亚莲再次打开手机QQ,发现老公的QQ头像依然亮着,她抖着手打字。

“你在哪?”

“有信回答!”

“我们在北京!”

连发的三个问题像投入了深海一样没有任何回音。她不相信,盼了这么久的丈夫就这么消失了。

没有回音的还有同在一家IT公司工作的田军伟和梁旭阳。

30岁的梁旭阳完成了在马来西亚的出差工作,踏上归国之旅。

“他家宝宝才4个月大。”昨天,梁旭阳的一位朋友说,尽管同事们都看了新闻,但还是不停给梁旭阳打电话,希望电话那端能有声音。

2010年硕士毕业后,田军伟也到了这家公司,东南亚是他的主战场。

他不是微博活跃用户,仅有的157条微博中,只有17条是原创的,也大多寥寥数字。

最后一条原创微博是去年11月,定位显示在泰国。有朋友问他为何去泰国,他回答“跑来放空下脑袋,好久没发呆了。”

昨日,他的第一条微博下,多位网友在为他祈福。

“我们联系了他们的家属。”昨天,该公司一位负责人说,经核实,公司有两位员工在这趟航班上,公司在东南亚有很多员工,“两人不一定认识。”

张琪和岳桂菊是带着未尽的任务,坐上MH370次航班的。

她们都是德龙控股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51岁的岳桂菊是公司投资委员会副主任,负责海外业务,31岁的张琪是助理,负责日常办公室工作。

同事们介绍,公司在马来西亚有合作项目,岳桂菊和张琪负责投资业务,此次去是办理公司注册的事宜。“印象里是周一周二飞到马来西亚的。”

虽然登上归国的班机,但没人知道她们何时能回来。

老人

对老人来说,出国总是让他们有更多的兴奋和惊喜。

3月2号,安文兰最后一次和丈夫通话,能从新疆去吉隆坡,让她兴奋不已。

她的手机到国外就不能用了,昨晚,安文兰的丈夫王先生说,尽管一周没通话。王先生说,他能想象得到安文兰过得开心。

安文兰是个不服输的人。她60岁开始学画,却进步很快。最难画的梅花也被她画得惟妙惟肖,被人称为“梅花奶奶”。

同样不服输的还有9名赴尼泊尔自由行的老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退休老师王东成说,这9位老人放弃了从广州更为舒适的转机,坚持乘坐马航MH370航班。他在微博里说,这9个老人是为了照顾年龄更大的老人,“这样一想,是他们把生留给了我们”。

王东成乘坐的航班落地,才知道乘坐马航的同伴飞机出事了。

他回忆一起在尼泊尔的行程,同伴们患难与共,还相约着今年五月再去英国和爱尔兰。

53岁的韩静也在飞机上。

她的妹妹韩晶(音)说,姐姐和一群朋友去马来。对于生活节俭的韩静来说,这是一次几近奢侈的旅行。

为了省钱,韩静没有开通境外通话和网络业务。

3月4号,韩晶接到姐姐的短信。要去马来西亚玩,一切ok,让爸妈放心。这成了姐俩最后一次短信。

韩晶没敢告诉父母姐姐出事的事情。中午出门,她的父亲看了电视还问了一句,你姐去哪里了。韩晶说去泰国了。

韩晶不知该怎么面对父母。

她也想姐姐。她说,韩静早年离异,一个人拉扯孩子长大,“真的没享过什么福”。

韩晶一直守在丽都饭店家属区,甚至连厕所都不敢去,她觉得就这么守着,也许她的虔诚能感动上天,“就有消息了,就有奇迹了”。

80后们

这趟飞机上的中国乘客约三分之一为80后。

他们轻松有趣,在网络上留下了很多痕迹。

31岁的张建武幽默,喜欢吐槽。

“准备起飞,guanguan,tuantuan,听到这个语言我笑疯了。”这条微博是张建武在3月4日发出的。

张建武是工信部信息安全中心工作人员,4日到达马来西亚后,他发了一条吐槽微博,“专家顾问多得让我喘不过气来。”

张建武的同学说,他这次去马来西亚是参加一个会议。这位北邮的博士喜欢爬山、魔兽世界和哥特金属。微博里,他把女友的照片设成了头像。情人节那天,他晒出女友给他做的巧克力,他说有非常浓的朗姆酒味。然后恶作剧地说,回赠了女友一桶洗衣液,希望她再接再厉。

对于26岁的岳文超来说,去马来西亚是他的幸福之旅。在英国留学,去马来西亚看女友。

回京前,他将与女朋友分别,在朋友圈里拍下她笑着的照片说:“see u in beijing”。

他期待着下一次相聚。

失联乘客最后的印迹

“去哪里?”“nicai(你猜)。”

3月7日凌晨,北京邮电大学2011级信息安全博士张建武,在微博里略带俏皮地回复着好友的询问,这是他最近一次在微博上留言。

“老公,我上飞机了。”

3月7日,有着栗色长发的女孩李洁最后一次联系丈夫张志亮。李洁,27岁,天津人,公司职员,3月5日和4名同事一起前往吉隆坡做办公展会。

“每次出差,总有一些东西忘了带……”

3月4日7点49分,德龙控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张琪最近的一条微博。

“不要紧张,好好准备,一定没问题。”

3月4日,维吾尔族画家买买提江·阿布拉在马来西亚打电话给表弟,表弟两天后就要参加美术生特长考试了。他做了表弟5年的美术老师。

3月3日,奔赴马来西亚前,南京某俱乐部邀请中国书法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刘如生题字,短短一句话,刘如生写了6遍,最后才把最满意的一篇留下。

3月4日 焦微微在朋友圈晒出和儿子一起玩耍的照片,两岁的儿子穿着蓝绿相间的半袖体恤,在沙滩上很开心。焦微微在图片上写上“gift”的英文,在她心里,儿子是上苍给她最好的礼物。

26岁的岳文超在英国留学,此次是去马来西亚看女友,3月7日晚上11点,他将要与女朋友分别,在朋友圈里拍下她笑着的照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